鲨鱼肉罐头

结局(下)

大概就先这样吧,拖太久了,有些不知道怎么写了,没有了最开始写文的那种心境了。

但是不想坑掉,就勉勉强强先填上吧。

之后还会再改动的,到时候改好了放一个完整版的吧。

故事纯属我自己YY的希望不要带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随着十二月来的是圣诞节,但随着孙芮的却是无限的排练。


孙芮参演的舞台剧也将要开始了,微博的宣传,以及公演队友们陆续的助攻,粉丝们也都知道了将要在剧院上演的舞台剧。


孙芮很早就邀请了吕一来看,但是吕一一直没时间,直到圣诞节这天,终于有机会到剧院去看孙芮的表演。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,两人的关系再次拉近了吧。




渐渐的,吕一想到孙芮的次数多了起来。有时会无意得提到她,好像没有孙芮,就像是没有这次对话一样。


吕一有点依赖孙芮了,很多事情都会想着去问问孙芮,觉得他是一个很可靠的人,总会跟自己一些很有意义的建议,可能只是一点点小事,也想去找孙芮问问。其实就是给自己一个去找孙芮的理由吧。




冬天的过去除了意味着春天的到来,也意味着总选单的开拍。


“总选就要了啊。。。”排练结束后的吕一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发呆“不过还有几个月呢,口口一加油!” 给自己打了打气后便去浴室洗澡了。 出来后便看到了坐在床前等自己的孙芮。“口口一你出来了啊,快来,吃外卖了。” 


“过两天就要一起去拍总选单了,怎么样?期不期待?” 孙芮咽下口中的食物问到,“还好吧,就是第一次拍MV有些紧张,不知道芮哥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 正在吃饭的吕一抬头认真的看着孙芮问道。“ 


“也没什么吧,只是简单的泳装MV而已。 ” 孙芮不冷不淡的说道,全然没看到吕一脸上无奈的表情。“直男。”吕一在心中默念了一句,又乖乖的低下头专心吃饭了。





三月的澳大利亚,已经是初秋了,虽然没有了夏日的酷暑,但还是没有躲过阳光的照射。伴随着刺眼的阳光,蔚蓝的大海,是紧张的MV的拍摄。 


两人由于没有被分在同一小组,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开的。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能悄悄的坐的离彼此近一些,享受工作之余清闲的“独处”。仿佛只要对方在身边,就会很快充满能量。


吕一大概喜欢上了孙芮吧,就像孙芮喜欢吕一那样。



虽然吕一知道只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拉锯战,但是不走出第一步,怎么会有下一步呢。 



“芮哥,要不要试着改变一下咱俩现在的关系。” 



结局(中)

总是删了写写了删的,可能下一篇会很久才会更吧。

纯属YY请勿带入真实情况。 圈地自萌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吕一最近因为体重而有些发愁,因为总是有粉丝会说吕一胖,当然吕一也不是不想瘦下来,可是身体原因,真的很困难。孙芮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,想起了自己减肥时的经历,很是心疼,所以决定要打断吕一减肥的念想。


点外卖给对方送去算是家常便饭了,但是孙芮并不知道吕一喜欢吃什么,只能买一些自己喜欢吃的。有时候怕打扰对方休息,悄悄的放到门前,偶尔吕一不在房间,孙芮便只能回到房间自己吃双人份的外卖。


钱蓓婷知道了孙芮做的这些事之后调侃道:“第一次见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,你这让大C怎么办?” “不要把大C留给我。”孙芮故作绝望的表情。“行啦吧你就,现在生活中心谁还不知道,你喜欢吕一这件事情。” 钱蓓婷说着翻了个白眼。 



孙芮自从那天与钱蓓婷交流之后,就意外的有些躲着吕一了。吕一门外的走廊上,很少能看到孙芮的身影了。大家以为孙芮和吕一吵架了,并且也很关心的来安慰孙芮。但事实上只有孙芮知道,是孙芮自己害怕了。害怕这场没有结局的拉锯战。




X队的祁静是吕一很重要的朋友,一直以来都在调侃吕一和孙芮的关系,当然她也是第一个发现孙芮消失在走廊上的人。原来每次去吕一房间的时候都会收到孙芮给吕一的礼物或者问候,可是现在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,甚至看不到了身影。祁静不免有了好奇心。


“口口一,你发没发现一件事。” 祁静故意放慢了说话的速度,“芮哥最近出现的次数少了!” “嗯? 好像是这样吧。”正在玩电脑的吕一抬头看了一眼祁静,接着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。 “你和芮哥怎么了?吵架了?” 祁静见吕一不想理她,便又追问道。“没有啊,可能因为她比较忙吧。” 吕一敷衍的回答道,但是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也许平时神经大条的她,也意识到了好像真的很久没有见到芮哥了吧。


虽然吕一是一个脑洞轻奇,并且有时心思十分缜密的人,但是在恋爱方面还是一窍不通。十九年的单身生活,使得吕一在各个方面都是处于被动状态。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欢,如何引起对方的注意。 但吕一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情,就是她喜欢着那个她,那个名叫孙芮的前辈。这种喜欢不同于对朋友的感情,是一种想要比朋友更加接近,比朋友更加亲密的感情吧。





冬天巧无声息的过去了一半,B50也渐渐地靠近了。吕一因为是七期新生刚出道不久,所以除了队歌之外是没有歌曲的排练的。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,给冬天的自己一个休息的机会。没有排练的日子,就与潘燕琦一起窝在房间里,睡觉、追番、有时可能还会闲聊几句,就连去找祁静玩这件事都懒得做了。


孙芮敲开了吕一的房门,“口口一,我这里买了烧烤,要一起吃吗?” 吕一见到来者是孙芮,心中有了点失望的感觉,因为在开门前,更希望来的人是祁静,这样就有人来陪她玩了。但是后面的惊喜盖过了失望,终于在懒得好好吃饭的第不知道多少天,吃到了好吃的烧烤。


“吃慢点,又没人跟你抢。” 孙芮看着狼吞虎咽的吕一满脸宠溺。 “嗯。。。太饿了嘛,没忍住,嘿嘿。” 脸上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, 嘴角还挂着些许油渍。 孙芮伸手指了指吕一嘴角的油,在吕一满脸疑惑的注视下,说到“你嘴角有油渍。” 吕一红着脸用纸巾擦掉油渍,小声嘟囔道:“直男。” “你在说啥?” “没什么~” 


结局(上)

纯属我脑内自己YY出来的,请不要真是带入。

相信三一的大家都是圈地自萌的好粉丝

感谢阅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题记——

不是所有故事都会有结局,孙芮懂得这个道理,当然,吕一也懂得。




排练舞蹈真的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,但是作为少女偶像,总还是逃不过要练舞的命运。


夏天的舞蹈房虽然开着大功率的空调,但是由于剧烈的运动,孙芮依旧觉得十分的燥热。大滴的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了地上。


一张白色的纸巾出现在了眼前,“前辈,需要擦擦汗吗?” 面前的人是新分来的七期生,好像是叫做吕一吧。孙芮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一个胖胖的女孩。但是相对于另一个小小的女生来说,要显得精明很多。


“谢谢。”孙芮伸手接过吕一手上的纸,草草的擦了擦脸上的汗。“那个。。。前辈,我叫吕一。”也许是看出了孙芮眼中的疑惑,吕一解释道。


“吕一。。。”孙芮喃喃道,“真是个简朴的名字。”





终于熬过了夏天,上海的气温,也渐渐的变的凉爽了起来。虽然常青树依然很绿,但是孙芮知道,秋天来了。


十月的到来,意味着七期的新人要登上公演的舞台了。当然,吕一也是逃不过的。站上了舞台的吕一,闪耀着与平时不一样的光芒,也许是因为天生的偶像光环吧,使得她格外的耀眼。


孙芮的目光被吸引了。


在吕一说MC的时候,换好了衣服的孙芮,在后台坐在电视机旁偷偷地看看这个小孩儿,心中不免有些温暖。也许是因为那份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吧。


MC4上也许出于接梗而无意说出的“我愿意”却让孙芮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

大概这就是恋爱吧。




渐渐的孙芮会不由自主的接近吕一,其实也许并没有什么想要与吕一诉说的,但就是想要与这个可爱的,满脸胶原蛋白的女孩,靠得近一点。


钱蓓婷看出了孙芮的变化,便打趣孙芮,“之前你和温晶婕天天住在一起,我也没看你这么关注她,怎么这会儿对人家小吕一有兴趣了。” 孙芮的脸通红,但也不反驳。喜欢就是喜欢,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
但是即使如此,孙芮与吕一的关系也并没有很大的进展。




两人之前的平衡如果想要打破,那么一定是因为第三方的介入。


终于,对于这俩人之间不冷不热的关系, 钱蓓婷看不下去了。


“ 孙芮,你到底喜不喜欢口口一啊。” 坐在孙芮房间床上抱着duang的钱蓓婷瞥了一眼孙芮问道,“喜欢啊。” “喜欢你不有点行动,你还等着人家小姑娘来追你啊。”




也许是因为钱蓓婷的话语吧,孙芮渐渐开始靠近吕一。点外卖的时候特地为对方多点一份,特地的为她买一些东西,有时候上公演的时候害怕她冷场或想不到话题,会有意无意的询问对方的想法。


这大概是孙芮这个直男能够想到的所有宠溺了吧。


吕一也许有些喜欢孙芮了。 



错 2

请相信我是一个清流(捂脸)

这个文章一定不是我写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ttp://www.zine.la/article/d812027295ef11e7862b52540d79d783/  


第二天,吕一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正午了。身边的床位是冷的,孙芮已经不在了,大概已经走了很久。打开手机看到了对方发来的消息。

“孙芮本是一个十分有耐心的人,起码在遇到吕一前是这样的。”

科里最近来了一个新病人,一位二十来岁的大学生。原因呢,是因为爬山的时候从山上摔下来了。这个病人,让孙芮十分头疼。


孙芮本是一个十分有耐心的人,起码在遇到吕一前是这样的。


吕一住的病房是单人间,除了房间号是“222”显得特别独特之外,里面的设施可以说是医院的顶尖配置了,电视、网路无一不有。病房的空间也是十分的大的,但是从头到尾,也就只有一个人居住。


孙芮是吕一的主治医生,第一次见到吕一的时候,看着这个躺在担架上,脸肉嘟嘟的人,不免还觉得有些同情,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就从山上摔下来了呢?但后来,当吕一开口说第一句话以后,孙芮收回了之前的同情。“孙医生,你身上的消毒水味一点也不好闻,能不能离我远一点。”


再后来呢?再后来啊,吕一出院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哪天有了脑洞,可能大概也许会填坑。(摊手)


幼师攻略

不不,听我解释,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写这么禁忌的恋爱的人(捂脸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天是休息日,早上像孙芮一样出门的人并不多,她漫无目的的走着。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,打开手机一看,发现是幼稚园学生家长打来的电话。

“嗯,好的我马上就到。”打电话的人是吕一的爸爸,主要原因是因为今天吕一的妈妈不在家,自己突然间有事情,需要把吕一送到幼儿园来。

孙芮开了一家幼稚园,与老来俏一起经营到现在。若是在十年前有人告诉她,她会成为幼稚园老师,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:不可能的。但是生活总会改变一个人。

孙芮到幼稚园的时候,吕一的爸爸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“真是麻烦孙老师了,突然有事真的没办法。”吕一的爸爸对着孙芮笑了笑,转头看向吕一“吕一,要听孙老师的话知道吗?不能惹老师生气,要不然爸爸回家不给你糖吃了哦!”

“知道了~~~!”吕一奶声奶气的回答道。

吕一是今年刚来到幼稚园的孩子,孙芮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就觉得吕一特别可爱。肉肉的脸蛋,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。

“三哥哥,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到屋里去啊!”吕一看到爸爸走后便立刻变的活跃了起来。

“好,我们现在就进屋。”为什么是三哥哥,我孙芮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,还有一对大长腿,怎么就变了个性别。

吕一坐在桌子前面在画画,孙芮在一旁写着下周的儿童节计划。

“大概是要表演一个话剧吧。”孙芮喃喃道。

“六一节要表演话剧啊!三哥哥你要表演什么?”吕一兴奋的看向了孙芮。

“孙老师不参加,同学们要一起参加。口口一有什么想要表演的角色吗?”

女孩脸上兴奋的表情顿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小小的失落“还以为三哥哥会表演王子呢,如果三哥哥是王子,那么我希望我是公主。”

孙芮揉了揉吕一的头发说:“乖,你一直都是老师的小公主啊。”

吕一顺从的让孙芮摸着头,脸上满是幸福。


下午五点的时候,吕一的妈妈打电话过来,说今天可能没有办法接吕一回家了,需要孙芮帮忙照顾。孙芮义不容辞的接了下来。

小孩子应该会爱吃糕点吧,可是饼干也不错呢,正在挑零食的孙芮拿不定主意。还是问问口口一吧,“口口一,你。。。”当孙芮转过头来的时候,发现吕一正在盯着番茄派流口水。“嗯,那就番茄派吧。口口一我们回家了。”


孙芮到家后便去做饭了,到好果汁后蹲下身子来看吕一,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孩子,自己的心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变得柔软起来,:“乖啊,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,你要不要先去洗手?”

“嘿嘿,三哥哥辛苦了,奖励一个亲亲。”吕一抱住了孙芮的脖子,在她脸颊上响亮的亲了一口。

孙芮后知后觉的眨了眨眼睛,刮了一下吕一的鼻子,“我先去把饭端到桌子上来,你乖乖的去洗手啊!”

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,孙芮转身摘下围裙,便把菜都端到了桌子上。嘴角的笑容仿佛要溢出来了一样。


第二天孙芮带着吕一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有孩子到了。大家正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六一的话剧。袁雨桢和温晶婕正在头对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。她连叫了几声,都不见回应她。不知道温晶婕对袁雨桢说了什么,袁雨桢抬头看到孙芮在看她时,露出来诡异的笑容。


六一儿童节如期而至

“扮演王子的吴哲晗今天来不了了,谁来演王子呢?”不知道孔肖吟什么时候,已经站在身后了,本来在发呆的孙芮,被她吓了一跳。本来已经按照孩子们的喜好把角色都分完了,台词也已经排练过很多遍了。没想到吴哲晗会生病不来,这让孙芮有些棘手啊,“三哥哥,公主也不见了。”孙芮环顾了一圈教室后发现,许佳琪真的也不在。

孔肖吟点点头。“嗯,听她妈妈说,她今天要带着孩子去外地。孙芮,那现在该怎么办。”

孙芮想了想,“这样吧,既然已经说要表演了,那么肯定是要演的,反正排练的时候也都有在帮忙,台词什么的肯定没有什么问题。”“三哥哥,我想演公主。你可以演王子吗?”本来在得知孙芮不参演的时候报名演树的吕一问到。孙芮轻轻的弹了一下吕一的脑门,“那好吧,就这么办吧。”

过了一会钱蓓婷拿了一套西装递给了孙芮,“按照你的尺寸做的,放心穿。”“你们早就预谋好的吧!”

“三哥哥~~~”吕一猛的扑过去,包住的孙芮的大腿,讨好似的蹭了蹭。小家伙的举动,让孙芮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什么是萌化。

这样的气氛只维持了一会儿,就有家长来找她,孙芮只好匆匆离去临走时冲吕一笑了笑,小家伙立刻跑向了爸爸。

“哟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~”冯薪朵正吃着苹果,看着孙芮从更衣室里出来,拉着长音说道。

“你可悠着点,别一会上台,发现没有苹果可以吃了。”孙芮咳嗽了两声岔开了话题。

冯薪朵看她一脸心虚样也不说破,只是抬起下巴示意她,“那边还有这么一大篮子苹果呢,一口气吃光,你当我是猪啊。刚刚口口一在这,我还削了一个苹果给她呢。”

孙芮没有继续说话,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去叫一下他们。”

因为自己的戏份不多,孙芮就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,谁知道吕一转头就看到了她,立刻向她招手示意。孙芮指了一下台上,提示吕一应该上台了,小家伙的理解能力一点也没让她失望,看了她一会儿,就理解了意思。便冲上了台。


台上的表演如火如荼,孙芮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表演孩子们一直所期待的王子。虽然是男装,但是扎着双马尾的孙芮一点也不帅气。


瞧着孩子们一脸陶醉的表情,孙芮也不由得更加卖力了。


表演顺利结束了,今天放学的时间要比往日的时间更早一些,孩子们叫着跳着和家长们走出了大门。孔肖吟和钱蓓婷今天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,冯薪朵和陆婷开始前后忙活着收拾孩子们留下的残局。

吕一从表演后就一直在打瞌睡,现在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吕一的爸爸在一旁和孙芮聊天。

“自从那天把吕一接回家后一直没时间谢谢老师,上次真的是帮了大忙了。”吕一爸爸笑着说道。

“没有没有,吕一是个很乖的孩子,并不会添麻烦。”

“这次呢,主要是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老师帮忙。不知道老师可不可以?”

“您说。”

“我和内人,要到国外去,但是吕一不想跟着我们走。这边也没有亲戚,并且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,希望老师可以帮我们这个忙。”吕一的爸爸一脸歉意。

“三哥哥,你愿不愿意收留我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吕一已经出现在了孙芮的旁边。孙芮低头对上了小家伙渴求的眼神时,心里软了一下。阴差阳错的答应了下来。


回到家后孙芮还昏昏沉沉的。也许是因为表演的太累了躺下便睡着了。第二天早上被电话叫醒时才发现已经九点钟了。“孙老师,我把吕一送到了你家楼下了。孩子就拜托你了。”电话中吕一的爸爸和气地说道,语气中透露着一丝轻快。

“好的,您放心,我会照顾好孩子的。。。”

孙芮快速的洗了脸刷了牙。打开门后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在门口哭,“我以为三哥哥不要我了。。。呜呜。。。三哥哥最讨厌了。”

孙芮看到这样的吕一忍不住又想欺负一下她了,凑上前去,在她那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上咬了一口。

这一咬不要紧,吕一哭的更厉害了,“三哥哥还咬我,我不要跟三哥哥住在一起了。。。呜呜。”

“口口一乖,三哥哥带你去吃番茄派。不要再哭了哦” 听到番茄派后,口口一脸上的泪水瞬间止住,立刻转变为笑脸,“就知道三哥哥最好了!最喜欢三哥哥了。嘿嘿嘿” “啪唧”,一个响亮的亲吻落在了孙芮的脸上。



大概是一个总裁芮x演员一的故事

对不起,当我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,我自己都笑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刚下飞机的吕一,随着助理姐姐来到了宾馆。周围的人说着自己不熟悉的语言,吕一不由得懈怠了起来。

一天的飞行使吕一十分疲倦,送走助理姐姐后,就坐在窗口发呆,以至于孙芮是什么时候进到房间内的都不知。

被人从身后温柔的抱住,起初吕一有所挣扎,但当感觉到了熟悉的温度后便放弃了。孙芮来了啊。“还以为你会在洗澡呢。”孙芮在吕一耳边轻轻的说道,不用回头,吕一也能想象到孙芮嘴角露出的痞痞的笑容。

其实吕一也不是不想洗澡,而是不想让孙芮觉得自己在期待什么吧。“我现在就去洗,还是芮哥你要先洗?” 

“你去洗吧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孙芮放开了怀抱。房间的空调的温度很低,在习惯了温暖的怀抱之后,皮肤的与冷气的接触,使得吕一打了个冷颤。

吕一从浴室走出来后,发梢依然滴着水。由于洗澡时喜欢用较热温度的水,出浴后的脸微微泛着红光,较白的皮肤显得白里透红。孙芮看着这样的吕一,心中的火不免燃烧了起来。

孙芮的手扶上吕一的头,轻轻的揉搓了几下头发。“口口一乖,吹好头发我一会儿就出来。”吕一没有给出语言上的回应,但还是慢慢的走到了梳妆台的旁边。

吕一与孙芮第一次见面是在孙芮爷爷的生日聚会上,当时作为刚刚出道新人的吕一,被娱乐圈的老菜皮一杯一杯的灌着酒。孙芮于心不忍,终于在吕一已经神智不清快要倒下的时候,将她从那群人身边隔开,抱在了怀里。

出了酒店后,因为不知道女孩的住址无处可去,只得折回开了一间房间让她休息。但自认为定力很强的孙芮,在第二天醒来后看到站在镜子前的吕一身上的淤青淤紫之后,决定要好好守护这个女孩。

洗完澡后,孙芮轻手轻脚的走到吕一的身后。手滑过腰间,从后方抱住了吕一。吕一本坐在那里有些困意,但在孙芮湿漉漉的头发拂过脖颈后清醒了过来。

“要做什么,就快一点。”吕一吐了口气,慢慢的说道。

“我就像是那么饥渴的人吗?”孙芮打趣道。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帮我吹头发。”

孙芮又用了命令的口气,吕一知道,孙芮生气了。之前吕一跟孙芮说过,不喜欢她用命令的口气,孙芮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与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了。

洗完澡后,孙芮仅仅只是穿了一件浴衣,坐下后衣服的领口微微划开。头发被吕一一下没一下的吹着。

“好了。”吕一放下来手中的吹风机。

对吕一来说,孙芮不是一个讨厌的人,当然也不是喜欢的人。只是因为孙芮是一个富二代,对于刚出道的吕一,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后门了。所以吕一才会在第一次意外之后,认定孙芮成为自己的金主。

“你在愣神。”当吕一回过神来的时候,孙芮的脸已经离得很近了。嘴角挂着的又是那种痞痞的笑容。吕一不喜欢这个笑容,不,应该说非常不喜欢。这个笑容总是有一种宣告主权的意味,给吕一一种逃不掉了的感觉。

那就让它消失掉吧,吕一这么想着,也就这么做了。软软的触感从嘴唇上传到心里,一下没一下的触碰着,挑拨着。孙芮扣住了吕一的头,使得吕一无法后退。孙芮伸出舌头舔拭着吕一的嘴唇,吕一意会的张开嘴,将灵巧的舌头放入口中。当两人离开对方时,嘴角仍牵着一条白线。

吕一的胸部紧贴着孙芮,有一下没一下的顶撞着她。孙芮的手从领口伸入了吕一的衣服,“窗帘。。”“没事,没人看得见”孙芮凑近,挑起吕一的下巴。吕一下意识地后退,坐到了床上。孙芮顺势压到了吕一的身上。

被压着的吕一脸红红的,气息也因为方才的接吻有些紊乱。孙芮趁虚而入,解开了吕一浴衣唯一的带子之后,手顺着皮肤滑了上去。手覆盖住了身下女孩的前胸,微微用力,使得身下的人儿口中发出点点呢喃。

吕一的吻从左侧落下,吻着孙芮的耳朵。张嘴,用小小的犬齿轻咬一口耳垂,受到刺痛的人报复性的用力捏了一下手中爱抚已久的“玩具”。

“芮。。。”指责的话并未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,口中剩下的只有对方的味道。没有丝毫迎合的接吻,吕一一味的闪躲,换来了孙芮的追赶。

温柔的亲吻使得吕一的神智变的模糊,下意识的勾住孙芮的脖子,使自己与孙芮的距离变的更近一些。

“你怎么这么可爱。”又是这种轻薄的调戏。吕一永远无法确定,孙芮对她的感情到底为何。

“芮哥。。。”“换个叫法。”“孙总。”“你知道的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“孙芮你愿做不做!”

身下的小可爱生气了,孙芮内心却有一丝窃喜。每次看到这张可爱的包子脸露出生气的表情,孙芮总是会有一丝丝的成就感。一个平时冷淡到被朋友称作人偶的人,也许只对自己生气过吧。

孙芮伸出手轻抚吕一的脸颊,另一只手捂住了吕一的眼睛。“睡吧,我的口口一。”时间还有很多,不是嘛。